5分28-推荐

                                                                                          来源:5分28-推荐
                                                                                          发稿时间:2020-06-06 09:38:18

                                                                                          用于扶危济困、花在刀刃上的补助,一边是不该拿的任性拿,另一边是该拿的一度拿不到,充分说明个别地方残疾人工作内部监督机制失效、怠于职守。李某华的病历  本文图均为 当事人 供图

                                                                                          湖南省武陵监狱位于湖南常德市。武陵监狱高度戒备监区罗姓中队长对澎湃新闻称,事发时李某华处在“正常状态”,人突然倒地后,监狱曾进行抢救。“他是突发心脏血管破裂自己倒地猝死,跟监狱没任何关系。”罗姓中队长说。至于家属质疑的李某华疑似存在外伤,罗姓中队长称,“他是后脑着地,砸破后脑勺了。”

                                                                                          新京报讯 河南淅川12岁男童疑遭老师体罚后出现身体不适,后送医抢救无效死亡,诊断为急性白血病导致颅脑出血。淅川教体局回应称,涉事老师因体罚学生已被停职接受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纪处理。

                                                                                          6月1日,湖南省常德市民吉某向常德市检察院信访登记称,其丈夫李某华在武陵监狱服刑期间,因不明原因在5月27日死亡,要求相关部门彻查此案。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据媒体报道,陕西洛南县一男子因患小儿麻痹症六七年间一直卧床。最近更换残疾证时,当地县残联称必须本人到场才能办理。男子亲属说明情况后,对方称“用车也得拉来”。之所以残疾证更换要求本人到场,单看表象,应是要验证当事人真实的状况,以防范补贴被人冒领。但有些残障人士本身因残障行动不便,又怎能强人所难?归根结底,核查当事人的真实情况,应属相关工作人员的职责所在,不该如此将自身应尽义务转嫁他人,给行动不便的残障人士带来更多麻烦。

                                                                                          当地残联相关工作人员,应本着便民服务之心,比如通过实地走访、入户调查等其他方式去验证核实。

                                                                                          幸而最新消息显示,工作人员已上门为当事人更换了残疾证并道歉。

                                                                                          孩子的父亲收到学校赔偿。

                                                                                          5月30日,唐俊被送医治疗,被告知患有急性白血病。当日,唐俊因颅内出血,经抢救无效死亡。6月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一起县残联领导班子集体违纪案。广西都安县残联理事长蓝庆彦201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父母妻女等10名亲属办理残疾证,并据此累计得到相关补助共5.48万元。一人任残联理事长,全家10人有“残疾”,令人大跌眼镜。此外,县残联副理事长梁家鹏、梁志明也为各自的5名亲属违规办理残疾证,并分别累计领取补助资金3.93万元、2.17万元。

                                                                                          本是面向残障人士群体的扶贫助残补助资金,成了他们监守自盗、上下其手的“唐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