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11选5-欢迎您

                                                            来源:5分11选5-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5 04:23:30

                                                            见到有医护查房,胡卫锋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缓缓侧过头看向来人。值班的管床护士说,由于治疗起来身体痛感明显,大部分时间胡卫锋都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眉宇间形成个“川”字。

                                                            而今,易凡已于5月6日康复出院,胡卫锋则未能挺过去。

                                                            “一定要有信心,手上的颜色都恢复了,脸色我觉得也稍微好点了。”冉晓边询问情况,边握着胡卫锋的手,两次竖起大拇指,鼓励他要有信心。

                                                            胡卫锋是5床,由于整个病区患者已不多,病房内只安置了他一个人的病床。当天上午的治疗信息显示,他留置胃管,给予肠内营养、MDR(多重耐药菌)。

                                                            由于需要长时间控制继发感染,治疗团队给他使用了多粘菌素B等药物,在持续使用这种药物后,他的头面部、颈部及四肢出现了色素沉着,面容变黑,成了“黑脸”。

                                                            4月22日上午11时许,澎湃新闻参加了由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院方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北京协和医院内科ICU主任杜斌等援汉重症医学专家参与的病例讨论会。在会上,专家们在对胡卫锋当时的病情和用药情况分析后,建议将已经病情稳定的胡卫锋从ICU转出,转向另一位已经好转的“黑脸”医生易凡所在的普通病房。“(转出来)心理上也会好一些。”其中一位医生说到。

                                                            “屁股痛,浑身燥热的感觉有嘛?” 冉晓问。

                                                            “没有”。 胡卫锋说。

                                                            胡卫锋医生于1月16日出现发烧、全身乏力的症状,1月17日住院,随后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治疗。2月7日,他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病房并施行ECMO(人工肺),3月3日,转院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治疗。

                                                            “刚刚脱离呼吸机没多久,用药比较谨慎。”冉晓向既是患者,又是”同行“的胡卫锋解释。